首頁 導航 移動端 ...
養老信息網LOGO

文學創作

我的寫作小桌

文章來源:養老信息網 作者:馮恩昌 發布日期:2021-05-19 08:27:15
瀏覽次數:正在加載次數網友評論: 0

我每次回故鄉老家,在我原來的臥室里,就看見臨窗那張兩抽小桌。小桌是1958年我開始寫作時,父親分家給我的,老祖宗傳下來的,四條腿有一條斷了,接上了一根木棍。桐木桌面使用年歲多了,變得坑坑洼洼,寫作得底下鋪上硬紙板,上面再鋪一層報紙,兩個小小的匣兒,破損得有一個個窟窿,臟的黑乎乎的,放上東西拿出來味道難聞。我的中輕年時代,全家五六口人,就住在梧桐樹下的小屋,原來是個老廚房,墻上滿是黑煙油子,糊了報紙,將就著住。小桌安在木格格窗欞下,由于離床頭太近,放不上椅子,寫作只得坐床沿。就在這個窄巴破小屋里,用這張破舊小桌,我從事文學創作20多年。梅花香自苦寒來,就在這么艱難的環境里,我揮筆在這張小桌上,寫出了登上報刊的第一首詩和散文,逐步登上了縣里的文壇,慢慢在文學界有了小小名聲。

在梧桐樹下小屋里的小桌上寫作,雖然很簡陋,卻十分安靜。我在外地教學晚上回家后,老婆孩子睡下了,我才伏案寫作。小煤油燈發出豆大光明,屋里有些兒幽暗,有時候天下起雨來,雨滴“咚咚咚”敲擊梧桐葉,不但不妨礙寫作,反而使思維變得有節奏,寫作環境更靜謐。那個年代,我主要是寫詩,白天儲存的靈感和激情,會在這靜夜再現,就一首首的寫出來,一首首的修改,常常一個夜晚就寫一組短詩。有時來了寫作勁頭,熬到深夜,不管老婆孩子怎么催促睡覺,權當沒聽著,堅持寫出一組詩,裝進信封,第二天去學校路上找郵局發出去。就這樣經歷了,多少艱苦寫作之年,熬過多少不眠之夜,我曾因受累過度,得了失眠癥,連續七天七夜沒眨眼,留下了腦血管硬化后遺癥,一直不好。不過有辛苦就有成果,到了農村實行家庭承包制的年代,我寫了組詩《醒了的山村》,被《星星》詩刊采用,1981年獲得山東文學創作獎,其中《春天的花轎》,獲得全國田園詩大賽3等獎。就以這種艱苦奮斗的創作精神,我這個莊戶出身的孩子,已出版8本詩集,寫詩達到了萬首以上。

這張寫作的小桌,給了我從事文學創作很深的的啟迪:許多好的作品,是在艱難的環境中寫出來的,不是優越的條件賜予的。我回老家見到這張小桌,就想到自己開始創作的艱難,而感慨萬千,為此寫下一首詩:

兩抽小桌

老祖宗傳下來的小桌

桌面破得坑坑窩窩

一次次鋪上舊報紙

照樣不停頓的寫作

疊疊手稿堆積若山嶺

一朵朵山花終于開向全國

五十年練出詩人的名字

成長的詩壇就是兩抽桌

我是寫鄉土詩的,要想不斷探索,寫出有新意水平高的詩來,無疑不能離開鄉土,不能走出鄉村不斷誕生的新鮮生活,要堅持自己的詩思和風格,不能忘記,我的詩:是葫蘆藤吐的銀須,鄉村黎明的雞啼,小草臉頰上的露珠,春犁揚起的泥土氣息,這些都是我心靈的蜂巢,釀造的棗花蜜般的詩意。不因生活條件的富裕,寫作環境的提升,而使自己的創作,失去艱苦和不解的努力。要在心里銘刻“不受苦中苦難得甜上甜”的道理。

本文地址:我的寫作小桌

評論
分享
QQ空間 微信/手機瀏覽器
查看/參與評論
延伸閱讀
花街流芳
網友評論
人參與 | 人評論
發布評論需要您先登錄, 立即 登錄 | 注冊
長者入住登記 公眾微信 意見或建議
速度与激情9-速度与激情9在线观看